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曾当百万师

阿黛尔

© 阿黛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先帝创业未半而花光预算......深夜笑出声来。


再补一句,垂死病中惊坐起,实验器材还没洗。

上大学以来一直觉得自己很菜也很咸鱼,和一群地科生一起在考试的间隙颓废。但是偶尔连搞事情都打不起精神的时候,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实验没做还有试要考,还要通宵改论文赶报告之类,才会意识到,自己始终都是当初那个不服输也不怕死的少年。

一天的事情都要忙不过来了,哪有什么闲工夫悲伤。

好了不碎碎念了,该回去预习了。

评论
热度(1)